黄亚洲:二十三曲唱大同之《重返云冈石窟》

摘要: 仍旧带着世界上最迷人的微笑,迎接我——依照北魏的方向,嘴角微微翘起。  看我双肩,又积攒了多少红尘;看我

11-10 14:52 首页 云冈石窟官微


  仍旧带着世界上最迷人的微笑,迎接我——依照北魏的方向,嘴角微微翘起。



  看我双肩,又积攒了多少红尘;看我眉眼的新皱里,又潜伏下几重电闪雷鸣;看我上次的忏悔,兑现了几分。

  其实,不用询问我,五万一千尊佛菩萨什么都明白:哪个季节我曾左冲右突首鼠两端,哪个时辰我的心智又被蒙蔽了三成,我装出来的庄重,如何狼狈不堪。

  四十五个洞窟里,都是冷静而迷人的微笑,但却目光锐利。北魏做下的眼眶、辽代装入的黑琉璃眼球,从头至尾将我看透:我应付世事如何拮据、做人如何败兴。



  告诉我,是不是世界上的终极真理都在这微笑里?是不是一整部百科全书,都在这微笑里?我是不是应该在这里,以魏碑体的稳重,端坐七日,让我的心脏,两端微微翘起,换浮躁,为微笑?


我或许,

应该再细细阅一遍史典,

自北魏至今。

或许,

一千五百年间,

所有答案都已齐备。

或许,

坚信,

不要再去听云冈之外的任何声音;

坚信,

微笑是世界最后的表情。

或许,

定期重返云冈,

是一种哲学,

无论用腿脚,

还是用信念。

或许,

微笑的冷静,

才是人类首选的避暑胜地。




编辑:付 洁

编审:王雁翔



首页 - 云冈石窟官微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