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路大咖齐聚团团家,共商《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大计

摘要: “ 关键词: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法》 专题协商论证会青们,听说最近有个会议将“未保法”拎上了桌面——团中央在京

11-09 07:19 首页 新平安新青年



 关键词:

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法》 专题协商论证会




青们,听说最近有个会议将“未保法”拎上了桌面——

团中央在京举行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法》论证会暨团中央议案建议提案办理答复会(第四期青少年立法与政策协商论证会)

还邀请了多位“大神”参会——

13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法学专家和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及国务院有关部门同志

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围绕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法》进行专题协商论证


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法》是推进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一件大事,团团深感使命光荣、责任重大,这就把代表、委员和法学专家们的发言整理出来与青们共享~




1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

发言摘编


王家娟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辽阳市第一高级中学教师 

可以借鉴《反家庭暴力法》设立强制报告制度,规定学校、老师、教育等部门发现未成年人遭受校园欺凌和暴力时,应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增加未成年学生对他人的人身和财产造成损害的,追究其监护人的法律责任的内容;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涉及多个部门,建议由政府某部门牵头,形成一个协调机构和办事机构,推进未成年人保护工作。

刘宏艳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北票市尹湛纳希高级中学教师

应对一些条款进行细化,特别是监护人虐待子女方面,建议完善相关司法解释和执法标准条款,制定相应的具体的实施细则;要加大农村基层组织以及留守儿童父母的监护工作力度和责任,增加务实性和可操作性的条款;目前网络谣言、网络诈骗、色情暴力等严重危害着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在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过程中增加“加强互联网监管力度”的条文,禁止上传或传播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信息。

汤素兰

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文联副主席

《未成年人保护法》主体责任不清,不利于未成年人权益的有效保护,应作进一步完善,增强法律的可操作性;要解决因未成年人受到监护人虐待而提出脱离监护诉讼时,需有监护人帮未成年人提出的怪圈;实行社会保护型的未成年人保护机制,成立未成年人保护中心,负责对未成年人的权益保护,在特殊情况下承担未成年人监护责任,必要情况下可代表未成年人进行法律诉讼。

孙晓梅

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女子学院教授

明确《未成年人保护法》出台后地方实施情况,为下一步修订工作提供依据;修订过程中要关注未成年人生存权、教育权、受保护权、参与权等基本权利;还应加入福利内容,使政府的福利政策适度惠及全体未成年人;同时发展独立于学校之外的家长组织,监督学校的教学和管理,在学校、社区及影响未成年人决策的机构中为其代言。

侯  露

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建议就校园暴力进行专门立法,也可在修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时,规定未成年人因校园暴力涉嫌违法犯罪的惩办刑事责任以及明确对其监护人进行惩罚的措施。《未成年人保护法》在下一步修订过程中应进一步明确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责任主体。

贺优琳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中山纪念中学原党委书记、校长

确立《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立法地位,为其它的单行法提供明确的行为遵循原则;明确专门的未成年人保护机构以及职责,将分散的、缺乏系统性的职能整合起来,以便有效的开展相关的工作;利用修改完善未成年法律体系的契机,建立独立的少年司法制度;建立我国未成年人的国家监护制度,切实保障留守儿童的权益。通过立法鼓励各级政府探索与企业、学校、社会组织等合作,共同建立未成年人保护基地、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措施,并建立相应的组织协调机制。



2

相关专家 发言摘编


马忆南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一是要注重系统性。在定位上首先要把握它是一个未成年人保护的主体性法律,一个统领性法律的定位。二是要注重前瞻性。要吸纳国际上先进的理念。比如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最佳利益原则、尊重未成年人意愿的原则,这些最新的理念要体现在《未成年人保护法》当中。三是要注重保护性、保障性的制度建设。修法的重点应该放在保护、保障,而不是更多考虑赋予什么样的权利,也不是单纯的考虑降低未成年人的刑事责任年龄。保护和保障特别需要制度的建设,机构的建设,经费的保障,政府的重视。

王雪梅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

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应解决几方面的问题:一是观念问题。确立政府责任观念,政府要负起责任,明确每个部门的具体职责、负责范围,经费来源等。二是立法技术问题。借鉴国外相关立法,立法不仅要规定有什么权利,还要规定权利怎么样落实,三是要注意同其它法律的衔接,其他的法律没有规定的内容,涉及到未成年人保护的问题,应在《未成年人保护法》里体现。同时建议在修订中以权利为主题,注重实体和程序相结合。

宋英辉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应慎重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一是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多数还是家庭和社会环境造成的,不是本身的原因。所以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把家庭和社会的责任让未成年人承担有点不公平。二是情绪控制和行为控制真正成熟是在24—26岁之间,这种情况下以简单的加重刑罚惩罚未成年人的方式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三是目前对未成年人干预方式是非专业的,简单处罚的方式会影响到未成年人大脑发育、颅骨发育,这种影响对未成年人将来融入社会,正常的人际交往都会形成障碍,甚至形成反社会人格的现象。

赵国玲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目前,关于完善未成年人法律体系有三种思路:一是把《未成年人保护法》作为基本法,下面有若干法律,比如少年司法法、少年福利法。二是制定若干平行法律,如《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义务教育法》等。三是修改完善现有的未成年人法律法规,主要是《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完善我国未成年人法律法规建议三步走的设想。第一步是首先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二步是推动《刑法》设立专章。第三步是条件成熟以后再制定其他的单行法律。



未成年人保护工作任重而道远,团团将加倍努力,奋斗不息!






来源:青少年维权岗



首页 - 新平安新青年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