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投中网12-09 18:50

摘要: 作为一个LP,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滚动投资,我们要求LP绝不只出一期基金。

作为一个LP,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滚动投资,我们要求LP绝不只出一期基金


文 | Frank

来源 | 投中网

ChinaVenture

NEW

2017年9月25-26日,由投中信息和投中资本主办、投中网协办的“第11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在深圳隆重举行。本次年会以“重塑世界格局的中国力量”为主题,通过两天两场峰会,深入探讨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意图与中国LP市场趋势与机会、中国VC/PE机构发展。来自知名投资机构、高新技术企业、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上市公司、保险资金、财富管理机构等众多参与方,展开深入探讨与交流,梳理中国VC/PE投资市场现状、判断行业未来走势、探讨市场发展格局,为中国LP市场投资理念及策略调整提供参考与借鉴。


澳银资本董事长熊钢在主题为“创投时代,投资者准备好了吗”演讲中表示,澳银资本在做GP,同时也在做LP的过程中有一些体会,风险投资就是在绝对的不确定性下面,寻找自己熟悉的那一部分相对确定性。



从澳银资本母基金角度,考量GP,熊钢认为主要涵盖四个方面,第一,GP一定要有出资能力,出资比例超过20%;第二,投资团队的竞争力,体现在这三个方面:产业的洞察力、对主题领域的理解力,对项目非常精准的干预力;第三,风险和收益的平衡管理能力;第四,GP收益结构优化。


从GP角度,熊钢表示,澳银资本对LP的期待则是专业化、长期化、机构化。


熊钢认为,现在很多独角兽的GP,动辄几百亿元的管理规模,“独角兽的GP算大家闺秀的话,我们算小家碧玉,做精准的GP。未来是独角兽GP与精准型GP并存。”


以下为澳银资本董事长熊钢在“第11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上演讲实录,投中网编辑整理:


创投时代,投资者做好准备了吗?其实这个问题更多的是问我自己,当然也想跟各位探讨。非常感谢投中信息给我们创造了这么好的交流的机会,分享在这个新的创投大时代,我们作为GP,也作为LP,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我今天的交流分为三个方面:谁将成为代表未来的GP;谁将成为代表未来的LP;创投基金:投资者的正确打开方式。


我们先来看一个简单的情况。


全球市场:大型机构投资者长期配置VC/PE,取得高回报。VC/PE市场向上态势明显。


国内市场:据中基协估计,VC/PE基金现在管理的规模接近10万亿元,但基金退出规模不足2万亿元,基金形成正向现金流的平均周期7年以上。


今天,我想通过分享澳银美元母基金和人民币创投子基金的投资表现,和各位分享我们在做GP,同时也在做LP的过程中的一些体会。


澳银母基金四个方面考量GP


首先看一下我们的美元母基金投资的表现。我们一共有4只核心基金,最早的一只是2003年成立的,首先是一个LP的结构,我们的FOF投资者的结构是两个家族信托,最大的LP占了接近7成的出资。我们在2013年7月对这个项目进行了清算,收益率是29%,形成正向现金流的时间是4.3年;子基金的直投比例大概是21%,项目退出率是83%。这个基金一共委托了5家机构来进行投资,投资配置主要在制造科技、IT技术,以及一些防守性的产业。整体看来,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形成正向现金流的时间,最长的也不过是5.2年,我们的基金管理人把这笔钱投给了一批非常高水平的GP。


未来我们会选择什么样的GP?作为母基金,我们有4个方面的考虑:


第一,GP一定要有出资能力。不会投给杠杆比例很高的GP,一定会要他的出资比例超过20%,这是我们作为家族型美元基金的必备条件,这是合乎投资伦理的。如果他只投1%的资金,拿20%的Carry回报,杠杆比例是20倍。如果他投资20%,拿40%的回报,杠杆比率2倍是可以的。所以,一定要基金高比例出资,我们投资的这些基金无一例外都是高比例出资的。代表未来的GP,这是第一个方向。


第二,投资团队的竞争力。体现在这三个方面:一是产业的洞察力,我们美元基金,尤其是投资在新兴产业的,比如生物医疗方面,现在看来绝大部分企业都代表了技术创新的方向;第二是对主题领域的理解力,要对这个产业一定要非常理解;第三是对项目非常精准的干预力。


第三,风险和收益的平衡管理能力。这个平衡管理能力,一个是绝对收益率,一个是绝对收益时间,一个是正向现金流的时间,最终归结为项目的退出率。


第四,GP收益结构优化。作为GP,它的收入应该是管理费、Carry收益,最重要的是他的自有资金投资的收益率应该成为他最重要的收益,而不是管理费,甚至也不是Carry。这是我们作为一个母基金,我们认为可能是一个比较现实的方向,当然这能不能代表未来,提出来供大家参考。


对LP的期待:专业化、机构化、长期化


澳银资本2006年进入中国,和深圳的联合产权交易所设立了华澳资本,开始了人民币基金管理的过程,现在我们管理的规模还是比较小的,我们的原值是10亿左右,现值接近30亿元,一共投了接近50家企业,有15家企业成功IPO或者是被上市公司并购,直接上市的公司已经超过10家。


这样的成绩单,对于一个10亿元规模的公司来讲,我们认为还是为合伙人做了一些工作。现在这几只基金的情况,正向现金流的时间,三只基金都超过了5年以上。新的这只基金是2017年1月份募集完成的,我们预计4年实现正向现金流。


我们对未来的LP有什么期待?专业化、机构化、长期化。昨天投中信息陈颉董事长讲到这个问题,我非常赞同,LP一定是专业化、长期化、机构化。


资本的结构,我们认为是可以分成三大类,一个是核心资本,一个是稳健资本,一个是套利资本。可能套利这两个字对很多LP来讲不是一个很好接受的定义,但是事实是这样的,短期、快速、高收益。核心资本,我们认为就是GP自己的资本;稳健资本方面,像现在的政府引导基金、家族信托,以及一些上市公司的产业资本,它是长期配置、稳健配置的,这也是非常好的配置。套利资本就是一些银行资金、机构、第三方、高净值个人。


我们觉得这样的资本结构既有它的稳定性,也有它的张力,或者说也有它的快速盈利的冲动,这样整个配置是比较均衡的,整个配置比例就是我们理想中的配置比例,我们现在所有的基金也在基本朝着这个目标募集。


投资策略,我们是均衡型的配置。我们现在没有说某只基金是某个领域的,因为任何产业都是有周期性的,我们要保证基金的合理回报,不可能只投一个领域、一个产业。所以,我们一定是有一个核心主要产业投资,但是也要配置一些协同产业。目前来讲,我们的核心配置就是生物医学,在我们看来,现在生物医学是在技术进步和商业的成熟处在非常好的阶段,也是看得比较清晰的阶段。所以,我们百分之六七十的资金是配置在这上面的。当然我们还要配置一些需要前瞻性、有洞察力的产业,像人工智能、机器人,这些可以看到的东西,我们也在做一些配置。


当然,我们澳银有一个特点,我们的所有配置里面很少有博士型的项目,也很少创意型的项目,超过7到8成都是技术型产业,因为我们认为技术型产业的相对比较熟悉,它的发展路径也比较熟悉。


另外,在投资阶段,在早期、中期、晚期均衡配置,还有行业也要均衡配置。此外,风险和价值也一定要均衡。


作为一个LP,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滚动投资,我们要求LP绝不只出一期基金。如果只准备出一期基金的,一般是不太接受的。如果每期都投下来,形成可持续性,假如说我们每年一只基金,投4年,第四年第一只基金就可以回本了,第五只基金就不用再投本了,就可以往下滚动,最终形成滚动的收益是非常可观的。


我们美元的基金投入的资金只有4800万美金,从2003年开始,陆陆续续开始,虽然清算了,但是也没有收回资金,直接再投,现在已经接近5.6亿美元的市值。13年的时间也有十多倍的回报。因为不断地滚动,这样形成一种滚动投资,收益就可以闭环使用,最后你的财富就形成一个闭环。这就是我们希望LP的角色,我们愿意和这样的LP长期共同一起发展。


在绝对的不确定性下寻找相对确定性


回到创投基金,实际上就是三个“是”,一个是GP是谁,一个是LP是谁,一个是团队是谁,最终是风险投资的基本的认知。


我们是一个中小型的基金,代表不了大家,只能代表我自己的一点看法,我们自己认为有一定的确定性,风险投资就是在绝对的不确定性下面,寻找自己熟悉的那一部分相对确定性。我们都不知道下十分钟会发生什么事情,这就是风险投资的魅力,但是我们要寻找一些相对确定性。


首先自己熟悉,第二,部分要承担风险。所以,我们认为创投基金还是归结到两个点,也是我们完全认同的,现在很多独角兽的GP,动辄几百亿元的管理规模,独角兽的GP算大家闺秀的话,我们算小家碧玉,我们是做精准的GP。我相信这还会给我们一些机会,给我们一些时间做这个事情,未来是独角兽GP与精准性GP并存。LP是机构化、专业化、长期化。


最后还是有一些不确定性的东西。首先要了解正确的投资态度是什么,然后是良好的投资习惯是什么,还有有效的方法是什么,最后是可重复的经验是什么,这些东西是确定的。态度、习惯、方法、经验,态度是最重要的,态度有时候决定了一切。态度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假设我去做GP,我去投资,替人家管理,首先自己去投,这就是最重要的态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