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汶川地震中逝去的女友:亲爱的,对不起,我要去跟别人结婚了(看完泪奔)

08-14 20:58 首页 她刊

点击上方 蓝字  ▲  关注订阅 她刊

好看的人都置顶了她


本文作者 | 李小木

出处 | 李小木的小江湖(ID:ljtdxzg)



亲爱的彤儿:

 

天末凉风,蒹葭苍苍。

 

自你离去,已有九年零三个月的时间了。在这漫长的三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多少次地抬眼望着汶川方向的星空,又多少次在梦中听到你近乎绝望的呼救,醒来后泪眼滂沱,不知所措。

 

好不容易熬过了身体内所有的细胞都更换了一遍,可记忆里的海仍在汹涌翻腾,丝毫不见退潮的痕迹。

 

我知道,关于你的所有记忆,此生都注定无法平息了。

 

你知道吗?

 

九寨沟前两天也地震了。

 

我在上海得知发生地震的那一刹那,扔下手中的碗筷,发了疯地往外跑,似乎一直跑一直跑,我就会跑到2008年5月11日,那个地震前一天的晚上,那样我就可以把你从死神的手里抢回来,而我,也将拥有一个更完满的人生。

 

我跑了很久,直到跑不动了,站在黄浦江边,想起你九年前回汶川老家的前几天,也是站在这里,霓虹灯温柔地抚在你的脸上,你搂着我的胳膊,狡黠地承诺我说“下一次,下一次一定带你回去见我爸妈。”

 

你食言了!


我一个大男人,37岁了,有房有车,事业有成,也老大不小了,却一直没有婚配。好多不知情的客户都在打趣我,“董哥,真不知道你在等什么,难不成在等七仙女下凡啊?”身边的同事往往会示意摇头,不让话题再继续了。

 

说实话,我以为我爱你没有那么深,我以为哭过痛过总要重新来过的,我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疗愈一切的,我以为三年的感情可能需要三年才会忘记的,我以为藏起你的所有痕迹就能代表你从来没有来过我的世界的…

 

所以,我前年就开始相亲,来者不拒,遇到对眼的就马上确定关系,准备彻底忘掉你开始崭新的生活。

 

可是,我错了。

 

跟别的女人吃饭时,我总喜欢去川菜馆;逛街时,我总挑M的尺码让她试;约会时,我问也没问就买了两张恐怖电影票,一袋甜甜圈…因为我记得,你爱吃辣,爱吃小龙虾,辣得鼻子上都渗着一粒一粒晶莹的小汗珠;你身材娇小,穿S码有点紧,M码略微宽松,你说不喜欢受束缚,M码正好;你喜欢看恐怖片,害怕时大言不惭地求抱抱,然后猛吃甜的来缓解紧张的心情…

 

是啊,你的一切,我都如数家珍,铭心刻骨。

 

于是,在别人的眼里,我也落得个“走肾不走心”的罪名,特别是当她们知道了你的故事,皆退避三舍,一来不想跟死去的人争永恒,二来我心不在焉的样子确实侮辱人。

 

由她们去吧,也许我此生的姻缘,早已随你一起烟消云散了。

 

后来我遵从自己的内心,把你的照片摆在了床头,蘸着回忆过日子。

 

我上班时,假装你还在家里熟睡;我回家后,假装你加班还没有回来;我把咱们租住的那个房子买了下来,晚上的时候,我会为你点亮一盏小夜灯,生怕你万一回来找不到回家的路。


一想到你那么爱干净,竟然被埋在肮脏的废墟之下,我却连你家的门牌号都找不到,心里就止不住地绞痛。一个活生生的大姑娘,怎么一转眼就成了遇难者名单上沉默的两个黑字,甚至连尸身都没有留下?


其实,我后来拜托救援队的表哥把我带去了现场,在满眼的断垣残壁中,我徒手开始猛刨猛挖,十只手指血淋淋的,可你一点心灵感应都不给我。


表哥说,已经过了黄金72小时,生命探测仪已经显示没有生命迹象了,你接受现实吧。


我说好。


也许我的彤儿根本就没有死呢,你只是跟我开了个玩笑,变回了七仙女呢。


前段时间,我在微博上看到了马航MH370上一名失踪乘客的妻子记录下的点滴,她用微博跟丈夫进行对话,近乎疯狂,丧失理智。她每天都在盼望丈夫能活着回来,一度瘦到36公斤,甚至靠打激素来增加食欲,维持生命。


在她的世界,丈夫生死不明,自己活着的全部意义就是等他。


我能理解她。


面对跟爱人的生离死别,几人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但我比她好一点,相信你已经去往了天堂。

 

亲爱的彤儿,你在那边还好吗?不孤单吧?爸爸妈妈和弟弟都陪着你吧?你在凡间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放心吧,福利院的安安已经12岁了,前几年被一对美国夫妇领养了,偶尔他还会给我写信;你在楼下种的小白杨也已经枝繁叶茂了;你的闺蜜跟原来的男朋友分手了,嫁给了现在公司的同事;还有你曾经最爱的恋人——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对不起,亲爱的宝贝。

对不起,我最爱的人。

 

身为家中独子,父母对我期望甚深。他们几番催促,苦苦相劝,白发横生,祖父病逝之前,仍记挂着我的婚事,我在病床前答应过他们,在38岁之前,一定圆了我的终身大事。

 

她是我父亲战友的女儿,名叫思彤(听到她的名字,我很惊奇,继而开始相信命运的诡异和玄密,是什么样的巧合让她与你之间冥冥中产生了这样的联系)。


她离异两年,人很善良,容许我的空间里有你的存在。有一次她看到我手机屏幕上咱俩的合影,非但没有责怪,竟然说太难得了,一个人对死去的女友都如此深情,恰恰说明了这个男人值得去爱。


她还说一定要替你好好爱我。

 

她的反其道而行之,让我莫名的很感动。

 

其实跟谁结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承担起一个丈夫的职责,从此步入和另一个女人举案齐眉的生活。

 

我会尊敬她,也许会爱她,也许不会爱她,但我不会再把她当作你,而是真正开始新的生活了。

 

你会祝福我的,对吗?

 

几十年后,我们还会再见。今生未了的情缘,期待来生再续。

 

今日的告别,权当一种仪式。因为我深知,此生虽不再入蜀地,你却已经在我心里获得了永生。

 

汶川,再见;九寨沟,再见;成都,再见;四川,再见!


最爱的你,再见了!

 

 

爱你的董     

2017年8月10日



PS:


这篇文章应读者董先生请求而作,他口述,本文作者李小木整理,通话期间董先生几度哽咽,泣不成声。


他说挣扎了九年,痛苦了九年,在九寨沟地震的当天,他的心又被揪出来狠狠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是时候该放下了。正式告别之后,他会尽量克制,努力迎接,和思彤过好自己的后半生。


此文,算是对彤儿的祭奠吧。


生命来来往往,没有来日方长,我们都要珍惜身边人。


祝福他,希望他可以获得幸福。


本文作者李小木: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的体制伪小资,网络写手。原创情感微信公众号:李小木的小江湖(ID:ljtdxzg)。




首页 - 她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