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是一本线装的台历,在风的指间越翻越薄。”ll曾冬:宋词素描·一剪梅(读诗版)

摘要: ?古典汉语的魅力自李清照的《一剪梅》中就可见一斑,它的每一句都曾让我沉迷其间难以自拔。在与爱人分别后,能将如此美妙的文字赋予相思之情的,古往今来,恐怕也只有李清照一人。

11-11 18:20 首页 冯站长之家

宋词素描·一剪梅

曾  冬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清照《一剪梅》

 

秋天是一本线装的台历,在风的指间越翻越薄。

满塘的荷花,剥下了红色的盛装,在水中枯萎成了一堆摇摇欲倒的零乱。最后几绺余香,也被路过的风追赶得四散而逃,不知所终。那张如玉的竹席在床上透出了深深的寒意,让夜里流浪的梦,再也找不到温暖的归宿。

轻轻地解下一身薄纱罗裙,却无法卸下心中那份沉沉的思念。暮色中,有一个孤单的身影,独泛一叶轻舟,在时有时无的欸乃声里,摇瘦了一个又一个黄昏。

白云深处,谁会捎来一封锦字情书?在一盏油灯下,真的还能读到那些香词软语吗?哪怕是一纸空白,我也能读懂,读懂你的万缕柔情!

南归的秋雁一排接一排地从云中掠过,它们会在一束熟悉的炊烟中找到曾经的屋檐吗?薄薄的月光是一层从天而降的霜,清冷无声,铺满了夜色中的西楼。

花自飘零,再美的容颜也会被岁月的双手捻成一把伤心的记忆;而年少青春,终究只是一溪一去不返的流水,消失在时光的沙漠中,不留痕迹。你和我,同样一种相思,在彼此的守望中牵动起无限愁苦。不管距离有多么遥远,心和心,从不曾分开。

这种愈来愈浓的情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办法才可以消除?刚刚舒展开眉头,而离愁,又一点一点地缠绕上了心头。

如果可以,我只想乘着飞翔的文字,栖落在你的案头,成为你梦中最温柔的词语。


点评

古典汉语的魅力自李清照的《一剪梅》中就可见一斑,它的每一句都曾让我沉迷其间难以自拔。在与爱人分别后,能将如此美妙的文字赋予相思之情的,古往今来,恐怕也只有李清照一人。因此,曾冬在写这样一篇素描时,既是在冒险,又是在经历一次对自身才情的考量。好在他沉浸得比较彻底,拿捏得也很到位,他用一连串动词如剥、透、摇、捎、铺、捻、牵动、缠绕等,生动而形象地打通了古人和今人情感对接的通道。曾冬的高明之处还在于他将自己既置身于这一情感的表达,又稍有游离,以便更好地把控住抒情的尺度。(梦天岚)


曾冬,湖南新化人,现居长沙。已出版《唐诗素描》《宋词素描》《古诗素描》《唐诗漫步》等个人专著7部。其中《唐诗素描》和《宋词素描》最高位列当当文学榜第33名和第60名,并入选百所名校推荐的中小学生课外读物书目、中学生必读十大古诗词读本书目。中央电视台已获得《唐诗素描》和《宋词素描》的影视权,将拍摄成200部微电影。


投稿:自荐或推荐优秀原创且首发的诗作品,请发送至fzzzjtg@163.com ;本栏目主持人:李曙白。


首页 - 冯站长之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