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智领中国12-10 20:49

摘要: 现如今,徐立平都不记得自己承担过多少次危险任务了,但只要组织和任务需要,他就会毫不犹豫地上,100%可靠、100%成功,是他对国家和事业的承诺,是他作为航天人最大的保证。

编 | 小智



  ? 徐立平

中国某航空研究院航天发动机固体燃料药面整形组组长

国家高级技师、航天特级技师



重达几十斤的密封堵盖一打开,刺鼻的火炸药气味立马扑面而来,火炸药属性异常敏感,一丁点磕碰,甚至衣服擦出静电,就会瞬间引起燃烧甚至爆炸,几千摄氏度高温中蘑菇云腾起,人就“灰飞烟灭”了,操作人员安全逃生的机会几乎渺茫。这是在国家一级危险岗位上徐立平面对的“工作日常”。


身为中国某航空研究院航天发动机固体燃料药面整形组组长,徐立平的工作就是带领同事,为固体火箭发动机推进剂药面进行“整容”,他们要用特制刀具对已经浇注固化好的推进剂药面进行精细修整,30年来,在这个全世界都无法完全用机械代替手工操作的岗位上,徐立平以精湛技艺和过人胆识“雕刻”火药,三十年不失误不出次品,将一件件大国利器送入云霄,从航天“蓝领”一步步成长为胸怀祖国的大国工匠。


完美练就“一把刀”

 


徐立平的手艺也不是生来就有。1987年,不到19岁的徐立平从技校毕业后,在母亲温荣书的建议下来到她曾经工作过的整形车间工作。虽然心里做足了准备,但进厂第一课的点火试验,现场巨大的轰鸣声和腾起的蘑菇云,还是把徐立平看呆了,没有想到会这么危险。


师傅对他讲,火药有很强的韧性,用刀的力道很难把握,整形药面精度与设计不符,发动机点火之后,就很可能偏离轨道,甚至爆炸。这堂课,给徐立平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从那时起,他就暗下决心,要规避危险,唯有胆大心细,练好手中这把刀。


由于火药有很强韧性,含有粗糙的颗粒,用刀的力道很难把握,一刀切下去,药面很难保持平整,一旦切多或者留下刀痕,药面精度与设计不符,火药就不能按照预定走向燃烧,导致发动机就偏离轨道,甚至爆炸。药面平不平,每次用刀切多少,都靠技能人员自己判断。


为此,为了练好手上功夫,空闲的时候工友在休息聊天,徐立平就不停地琢磨和练习怎么用力、怎么下刀,比划着切、削、铲等基本功,揣摩着刀具切削量、切削角度、切削力度,手臂酸痛还不放下,上岗操作时更是一丝不苟,虚心请教,一刀一刀地勤学苦练,徐立平练秃了30多把刀,经他之手的药面整齐度越来越高,他的手也越来越有感觉,一摸,就知道如何雕刻出符合要求的药面,特准。


徐立平不是神,要说不害怕,肯定是假话。击败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练好手艺别犯错。0.5毫米,是固体发动机药面精度允许的最大误差,而徐立平整形的精度,不超过0.2毫米,2张A4纸的厚度,“一把刀”堪称完美。



关键时刻的“无畏先锋”

 


一旦选择整形岗位,就意味着选择与危险为邻,与死神比肩。


1989年,一台国家重点型号的发动机出现内部缺陷。为了彻查原因,专家组毅然决定,就地挖药,寻找“病根儿”。 这意味着要钻进已经装填好烈性推进剂的发动机燃烧室内,挖出浇注固化好的火炸药,而且挖药量极大,这在工厂历史上是头一次。艰难可想而知,危险更是不言而喻。


然而没有丝毫犹豫,一支平均年龄三十岁出头的突击队迅速组成。刚参加工作不久,还不到21岁的徐立平主动请缨加入。狭小的空间,半躺半跪在成吨的炸药堆里,忍着浓烈而刺鼻的气味,突击队员们用木铲、铜铲小心翼翼一点一点抠挖。那一刻,所有人都清楚,他们是在与死神比肩!


为防止用力过大引起强摩擦,每次最多挖四、五克药。高度的紧张和缺氧,使得每人每次在里面最多只能干上十几分钟。作为最年轻的突击队员,徐立平每次进去总要多坚持几分钟。他后来回忆,“当时,在里面除了挖药的沙沙声,都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就这样,如同蚂蚁搬家一般,历时两个多月,挖出300多公斤推进剂,成功找到了故障原因,修复后的发动机地面试车圆满成功。


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2005年冬,为查明某重点型号发动机质量问题,急需在发动机特定部位打孔取样,技术过硬的徐立平挑起了这份重任。他不停钻进钻出进发动机,测量、取样、调整设备,刺鼻的气味让他头痛欲裂,饭也吃不下,但仍没有停下工作。由于徐立平的精准判断和操作,预定样块被准确取出,故障被顺利找到,保证了发动机试车圆满成功。



初心不改的“匠心情怀”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徐立平的身体已向一侧倾斜,双腿一粗一细,头发也是掉的不停。家人除了担心他岗位上的危险,更多的是心疼他的健康。有时候妻子问他,你这么辛苦,为了我和你儿子,也把自己放到安全点的岗位上。徐立平的回答都是,等把这块的活儿干完再说吧。这一等,近30年就过去了。


30年来,徐立平的师父、同事、徒弟、徒弟的徒弟,有的升了职,有的换了岗,只有他在班组里扎下了根。他把自己比作小螺丝,要和航天系统里千千万万个像他一样的“螺丝”们一起,为国尽责。徐立平:我们的航天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 它里边有无数个零部件,可能一个螺钉或一根导线的失效,它会导致整个系统的失效,任何一个岗位,不管再小,都要把自己手头的工作干好。


不仅如此,徐立平海把数十年摸索和掌握的经验和技能毫无保留地教给青年职工,给他们讲述航天前辈们严慎细实、精益求精的故事,给他们传输实战经验和教训。多年来,他带着班组职工一起研究、改进、创新,开展手工和机械整形技术的双向培训,使全组成员都掌握了手工整形和机械整形相结合的整形方法,完成了30多项技术革新。


多年来,徐立平一直行走在危险边缘,甘于奉献和寂寞。有人问徐立平图什么,他说,再说危险的岗位总得有人去干,每当看到飞船上天、火箭上天,心中的自豪感是任何东西都换不来的。这些守护着共和国的“利剑”上,凝结着他一名普通一线航天人的心血和汗水,正是有了徐立平这样航天人们的坚守和奉献,才助推了中华民族的航天梦,强国梦一步步走向现实, 徐立平也因此被赞誉为“大国工匠”。


现如今,徐立平都不记得自己承担过多少次危险任务了,但只要组织和任务需要,他就会毫不犹豫地上,100%可靠、100%成功,是他对国家和事业的承诺,是他作为航天人最大的保证。



智客厅|智服务|智享圈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了解中智集团新鲜事 关注人力资源新动态